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只要有读书的机会,就能够走出自己的路——记访学团与北大中文系陈平原教授交谈  

2011-05-25 10:59:24|  分类: 人文北大访学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网讯)陈平原,1954年生,广东潮州人。在粤东山村插队八年,其间利用“右倾回潮”之机,补读了两年高中。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得以重返校园。1982年毕业于中山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198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及系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文学讲座教授、北大二十世纪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俗文学学会会长。曾先后在日本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德国海德堡大学、英国伦敦大学、法国东方语言文化学院、美国哈佛大学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大学从事研究或教学。

只要有读书的机会,就能够走出自己的路——记访学团与北大中文系陈平原教授交谈 - 新闻中心 - 人文学院新闻中心

  

当访学团一行到北大时,陈平原教授刚从香港讲学回来,虽然他工作很忙,但还是很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并和我们进行了亲切交谈,他说:“只要有读书的机会,就能够走出自己的路。”这在访学团的同学们中引起了强大反响,纷纷表示要珍惜读书机会,把握读书时光,努力学习,学有所成。下面是采访记录:

 

龙其林老师:陈教授您好!很高兴这次能到北大中文系访学,这是广州大学首次举行“第二课堂访学经历”活动,请您给同学们讲几句话。

 

陈平原教授:你们都知道我是广东过来的,当时我在中山大学毕业的时候,同学就跟我说,潮汕很漂亮,但是潮汕太小了,广州很漂亮,但是广州也太小了。所以说,你们有这个机会走出来,能够到北京、到北大来走一走,是非常好的。我们的校长上任的时候,有一个愿望就是,让所有的学生都有出国开会、进修、访问的机会,这对他们今后的研究或是读书都是很好的。你跟我们的学生办联系,让学生有个机会互相交流。

 

龙其林老师:您觉得我们作为地性方大学在培养学生方面要怎样做才能做得更好些呢?

 

陈平原教授:作为地方性院校,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志气走出那个地方。特别担心的是,就是把自己限定在那个地方。当时我在广州大学演讲的时候也说,欢迎你们来北大读研究生。不要说进什么样的大学就定什么样的志气,比如说到了北大就眼界很高,到了广州大学就就只限定在广州,只要有读书的机会,就能够走出自己的路。我记得我77年考试,我第一个志愿报中山大学,第二个志愿报华南师院,第三个志愿报肇庆师专,每个大学,只要能读书,我就上,上了我就能往外走。所以说,广州大学,虽然不是全国最好的大学,但学生可以走进最好的学校。作为学校领导或是学生工作的负责人,就要尽可能走得远。以前广州大学是请人来做讲座,现在是带领学生走出去,这样就能有一个更加开阔的世界。做得到做不到是一会事情,取法其上,仅得其中。如果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位死了,就很难提高。这个思路挺好的,到处走走,顺便让他们到处旅游。

 

刘红弟:陈教授您好!您在中大读书,在北大教书,也在香港教书,您丰富的经历和辉煌的成就让我们很钦佩,请问您认为做学问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陈平原教授:除了有些智力真的不行的,一般人只需要两个,一是智力、一是恒心。一般人的智力都差不多,成功的也并不是智力最高的。首先是对这个东西感兴趣,再加上你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持之以恒,就能成功。当然,做学问要做到顶尖很难,但是做到说得过去,到北大当教授,到广大当教授,不是特别难的事。但是要做到第一流的,确实有天赋和机遇的问题。

 

刘红弟:你说过,要会一手写学术文章,一手写感性散文,您认为中文系的学生应该怎样写好这两手文章?

 

陈平原教授:进了大学,学中文系,如果你要念硕士、博士,那你必须要写学术性的文章。北大的情况有些特殊,85%左右的学生是要进研究院的,所以这就导致他们很快进入专业论文的写作。中山大学就不这样,学生会写各种各样的文体。这是和将来的就业有关的,如果大学毕业就要进入社会的话,那么相应的其他文体的写作就会多一点。

 

廖睿文:您治学之余,撰写随笔,借以关注现实人生,并保持心境的洒脱与性情的温润。做学问要严谨,平时又很性情,这两者是怎样交融的?

 

陈平原教授:真正做大著作的时候是全力以赴的。比如说写博士论文或是专著,写两三年时间。除了休息时间,都是在写。但是写完了之后,有一个调整时间,你不能接着再写另一本,做不到的,在情绪上、生活上,都会做一个调节。这两年当中文系主任,很多杂务,所以我写短文比较多,长文、著作就写得少。小文章写得多的时候,也就是我长文章写得少的时候。兴趣来了的时候,往往就会写一些小文章,这不是我的专业状态。但你刚刚所说的理性,严谨,确实是做学问的基本素养。但做到顶尖的时候,想象力又是很重要的。也并不全是理性的东西,比如说你为什么选这个题目,往往是某些割不断的情谊或感触,作为你几年间或者说一辈子关注的对象。一旦超越了技术层面,想象力还是很重要的东西。

(整理  北大访学团 刘红弟)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