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陈泽豪:一直加速奔跑的人  

2010-12-05 18:10:22|  分类: 人文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曾说:照亮自己,才能照亮别人。

他,是10秘书班的班长;他,是院红会、文体部的干事,他,是歌咏队,管乐队的成员……每一个职务、任务都极其繁重,他如何在各项职务中平衡自如?他,爱好唱歌,喜欢萨克斯,是什么让他对音乐倾心不已?他,常站在聚光灯下成为众人焦点,你可想知道褪去浮华的他是什么样子?下面,就让我们一起走进陈泽豪——一个一直加速奔跑、常怀感恩之心的人。

 

陈泽豪:一直加速奔跑的人 - 新闻中心 - 人文学院新闻中心

  

初入象牙塔的新鲜

记者:上了大学两个多月了,给你的感觉是什么,和高中的生活相比,有什么感触吗?

陈泽豪:其实,每个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个人看来,大学相对于高中而言确实是自由很多。但更多的不一样是对梦想或者未来的压力。高中的时候,我们大都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考上一所父母所期望的好大学,一所自己理想中的大学。可是上了大学就不一样了,我们肩上担负的不仅仅是学业,还有责任,对自己的,对父母的,对国家的,我们需要更多的知识和能力的储备,为以后走出社会奠定基础。所以说压力可能更大,但是我们也将会迎来更多的迷茫或者是彷徨。

 

记者:你觉得大学生需要具备怎样的素质?

陈泽豪:大学生享用了国家的财政资源而接受优质的学位,就应该培养公民责任感和人文情怀,未来能够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为国家贡献一份力量,这是一个大学生的底线。如果学有余力或志向远大,应该在此基础上不断发展。

 

忙碌的他有一颗慈善的心,希望做成功商人回馈社会

 

记者:据我们了解,你加入了红会,歌咏队,院的文体部等社团,参加这么多社团,还是一班之长,能兼顾得来吗?累是必然的,会不会常常考虑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累?这一切是否都值得?

陈泽豪:红会可以说是我的一种寄托,歌咏队和管乐队都是我喜欢的,我参加的社团确实挺多的,我能兼顾得来,但不能说我兼顾得好。从开学到现在,我一直很忙碌,曾有师姐也问过我这样的生活是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真的要经历的。对我而言,我的人生是梦想驱动着我,我总觉得自己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还有很多的东西还没有掌握。只要我一停下来,我就感到自己好像受到谴责一样,很不安,很彷徨。任何的一种经历或是困难,只是为了让我更靠近梦想,只要我这样想,心中自然就舒坦很多。确实累了,就睡一觉吧。生活就那样,没什么大不了。

记者:即使忙,你也依然笑对生活,你是怎么调节自己的学习和社团之间的关系?

陈泽豪:我在时间这方面还是安排得不好。一则因为我社团比较多,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社团工作上了。二则现在我很满足,暂时还没有什么令我极度不开心的事情。另外,我本来就比较喜欢中文,忙碌之余,我还是会抽空看看自己喜欢的书,调整下自己的心态。最近看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和钱钟书的《围城》。感触都很多。

记者:说到《围城》,看过《围城》的人也许都会觉得方渐鸿是个比较自恋的人。那么你参加了那么多社团、组织,有很多露面的机会。如果有的人因此对你产生了不好的想法,比如认为你爱出风头,你会怎么想?

陈泽豪:我只是希望有更多机会去锻炼自己。如果一个人有心去锻炼自己,就应该不断尝试、主动接触不同的活动。如果不去尝试,就不知道自己的潜能有多大。主动展示自己的过程也是发现自己潜能的过程。

记者:也许方渐鸿没有一颗像你一样敏感而善良的心。我听说你身边的同学曾试图说服你放弃红会的工作,你当时说了一句:我不可能放弃红会的工作的为什么当时这么坚定?

陈泽豪:我进红会并没有什么功利性,我只是想帮助更多的人。这个也是我的愿望之一。我并不是说我多么伟大,多么善良,而是有些事情,我想跟着自己的心走。孤儿、老人,都是可怜的人,我希望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他们。我们并不是永远都有行善的机会。或许有些人都会说我很假,但我认为一个人偶尔做一件好事很容易,难的是坚持一直做好事。我希望自己将来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我可以拥有更多的钱,令这些孩子和老人,在物质和精神上都得到满足。

记者:既然你的理想是当一名成功的商人,你是否曾详细地规划过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商人?有什么人或事件对你产生过重大影响?

陈泽豪:说起规划,我认为大学是个很关键的时刻,因为大学是个沟通过去与未来的桥梁。在这短暂的四年里,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博学的人。我希望成为商人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父亲的影响。我爸爸是个成功的商人,他利用他的勤奋和对于人际关系的深度认识,结交了一大帮朋友帮助他获得事业上的成功。我很敬佩他这点,因为在中国,没有人能不依靠外力的帮助而获得成功。

记者:不管是在大学里还是以后出入社会,人际关系显得十分重要,你觉得在人际交往的过程中,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呢?

陈泽豪:对我而言,首先要相互尊重。其次,懂得关心、帮助别人和友善待人也是很重要的。最后是真诚,真诚是我处理人际关系的法宝。我父亲尽管文化程度较低,但这并不影响他利用对人际关系的深度认识而获得成功。很多处理人际关系的方法都是我从父亲身上学到的。

 

陈泽豪:一直加速奔跑的人 - 新闻中心 - 人文学院新闻中心

 

 

热爱唱歌,衷情萨克斯,音乐伴他成长

 

记者:前段时间,你拿到了人文学院歌唱比赛的亚军,令人佩服。你对这个成绩还满意吗?在你唱歌经历中,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吗?

陈泽豪:我个人比较向往冠军,如果能拿到冠军当然更好。但是相比之下,我与拿冠军的师兄的差距是:我缺少师兄在舞台上的淡定、气势和驾驭舞台的能力。这个是我以后需要努力的地方。我从初二的时候开始学唱歌,但一直都没有多大的进步,值得庆幸的是高一时认识了一位意气相投的同学,在两人切磋下,我的水平有了明显的提升。尽管期间也发生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但唱歌给我带来最大的感悟是:专注与坚持的意义。我把唱歌融入到生活中,像许多人一样,在洗澡的时候也不停地唱。不过我可能更疯狂,会在街上唱歌,当然,这是我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后的表现。

记者:为什么你对唱歌如此着迷,甚至于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太专注会不会给你带来许多的尴尬和麻烦?

陈泽豪:在我看来,唱歌是我和别人交流的另一种方式,有时,看到听众有共鸣,心中就有没办法表达出来的感动,这便赋予我很大的满足感。最主要的是歌曲能把我的感受用更亲切的方式表达出来。有时太专注,确实会令我陷入尴尬的境地,比如公交车上突然唱起来,乘客都会很奇怪的看着、甚至远离我。自己也会因此不好意思。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感觉来了,挡也挡不住。

 

记者:你如此热爱唱歌,能向我们谈谈谁是激励你唱歌的精神动力吗?他(她)具备的什么品质令你欣赏?

陈泽豪:张国荣,这个白丁出身最后成为影帝的人。当然,我更欣赏的是他对梦想的执着。如果一个人所作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事,他就不会有这般韧劲。张国荣给我的感觉就是:一直加速奔跑的人,不管是出道前还是出道后,不管面对性取向的质疑还是现实的迫切和困扰,他始终没有放弃理想,也始终没有对理想满足,始终保持着对理想的热情。我一直觉得,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本来就是件幸福的事情。况且能一直坚守自己的理想,倾注自己的热血,去雕塑它、完善它,这些都是我想的,也是我所需要的。

记者:当今,不管是大学生还是中小学生,更多的是选择钢琴或是吉他之类的乐器,而你却非常执着的钟情于萨克斯?

陈泽豪:其实,萨克斯也挺好的。我刚开始喜欢上萨克斯不仅是因为它外观好看,而且音色是比较低沉的,符合我声音低沉的风格。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适合的,既然选择了,那就好好学,也没有说非常执着,当然你也可以说是有意的:因为我在有意的时间里遇见了和我一样有意的萨克斯。就像谈恋爱,我并不喜欢搞暧昧,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理由人家学钢琴,我也跟着学;人家谈恋爱,我也勉强自己去仓促找一个。

 

把握当下,勇敢追梦

 

记者:你的名言是“生命只剩下一天”,为什么会拿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名言?

陈泽豪:因为我是个比较懒惰的人,我用这句话提醒自己,使自己珍惜每天的一分一秒去实现我的理想,哪怕只有1%的进度。我喜欢这句话是因为它符合我的价值观,而且它对驱动我不断前进有很大的意义。

记者:你对自己将来,有什么计划吗?

陈泽豪:未来是个未知数,但就大学的四年里,我希望自己可以读更多的书,认识更多的人,感悟更多的人生道理。对于以后的路,我自己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记者:最后,你有什么话想对同伴们说说吗?

陈泽豪:我希望每位同学都能树立一个在短期内能够实现的目标,激励自己向着理想奋斗。相信我,很多事情,做过了,自然会有改变,坚持了,自然有意义。

(记者:欧阳珍珍  张孟月)

 

记者手记:

其实刚开始选择泽豪为访谈人物是出于一种好奇心,这么忙的一个人,他到底有没有时间留给自己,同时也是出于私心,泽豪是我的班长,我想通过这个机会,让他更加关注班级。但是,我发现,在采访的过程中我只能静默的倾听,无法改变他的坚持。我突然为自己身边有一个这么执着于梦想的人而开心。毕竟,每个人都拥有梦想的权利,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坚守梦想的毅力。在谈到孤儿,谈到老人的时候,我看着他眼中一瞬间暗淡,也许,有些事情,是无法言语的悲伤,也许,这些悲伤,正是驱使泽豪前进的动力。访问过后,我惭愧不已,曾经自以为自己对他人很了解,事实上我们每个人自己都无法知道内心潜伏的力量有多少,关于生活的,关于梦想的。

我相信,人生的鼓掌永远没有停息,但如果有一天我们淹没在人潮中,庸庸碌碌,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努力活得丰盛,抑或是和梦想分了手。

现在,你还能听见吗?梦想,奔跑的声音。

                                      (记者:欧阳珍珍)

在采访前,我对陈泽豪的印象仅限于“一个唱歌很好的人和很有表现自我欲望的、也很有领导能力的人”。采访后,我理解了他的领导力与表现力的来源:理想。正因为心怀远大理想,所以他加入了许多社团,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与发现自己未知的潜能;正因为心怀远大理想,让他在面对别人的不解时依旧坐怀不乱,一片坦荡。在采访的过程中,他不断强调理想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意义,在他看来,理想哪怕只实现了50%,也不是失败,因为在追梦的过程中我们已经有所收获。看着他坚定地行走在实现理想的路上,我们又何尝不会受到鼓舞,勇敢地去追求、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呢?

                                       (记者:张孟月)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