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四十四载漫漫育人路,六十四岁耕耘在讲坛  

2010-12-14 23:47:13|  分类: 百闻一访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是广州大学教授中年龄最大的,平时总是衣着朴素,穿梭在一个个教室间。他用智者的目光引领着一群人的成长,在他的课堂上,总是有许多慕名而来的旁听者,许多因恋恋不舍而留下的高年级学长。他似乎经常成为学生感兴趣的话题,因为他慈爱的脸庞透露着历史的风霜,映射着温和的学者之光。他便是我们今天采访的杨树增教授。

 

四十四载漫漫育人路,六十四岁耕耘在讲坛 - 新闻中心 - 人文学院新闻中心

为何耕耘为谁劳 

这位已经是耳顺之年的老翁,为何至今日还耕耘在讲坛上?接受采访时老先生很真实地告诉我们一开始是为了谋生,可后来在钻研中认识到,中国古典文学是国家软实力,因此希望用自己的一点力量为祖国的富强添砖加瓦。
      “江泽民曾经讲过,文化是立国基业。但是现在很多人轻视文学,特别是古典文学,我记得有一次就有一个学生问,古典文学有什么用。其实古典文学是无用之大用。中国古典文学是几千年来中国文明的遗产,是具有丰富内涵和价值的文化知识,不仅给每个人的心灵健康、思想健康、人格健全供给营养,而且可以直接转化成现代精神文明建设的坚实后盾。这对于培养现代人是很重要的。”
       老先生还谈到了现代中国的现状,经济的发展使得很多人只满足于物质享受,但缺失美好情感,精神也空虚了。没有文化为支撑,经济就无法健康持久地发展。在物质文化增强的时候,精神文化的重要性更加突出。
       “不要满足于五四以来我们国家的经济的飞跃,我们的现代文化建设并不能跟上经济的发展。我们不仅要西学东渐,更要逐渐做到东学西传,这需要我们所有人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老先生看看我们,继续说,“教育人,不仅是要让你们四年后拿到一个文凭,找到一个好工作而已,你们的身上担负着弘扬和发展祖国文化的重担啊。”
       显然,老先生想得很远。听完,我们感觉身上多了一种我们从来没有意识到的责任。这种责任在他的心中却仿佛已经深深扎下了根。

 

历史的过渡人物

  

1946年出生在内蒙古的杨树增教授,可以说是和新中国一起成长的一代人,中国在这六十多年的探索发展,每一步都影响着杨老的命运。老先生在1966年参加工作,刚出道就任内蒙地委的书记秘书,一年后就因文革而被贬为当小学老师,之后干过钳工,磨工,钢铁厂的锅炉工,当过中学的团队领导,书记,报社编辑。后来去了工业交通干部学院考取了硕士研究生,在东北师范大学考取了博士。

一生经历了士农工三种角色的转变,体验了不同职位的辛酸,由于长期的颠簸流离,脚步踏遍了中国各个省市。在高校执教多年,桃李满天下,更写下作品无数。这些都是时代所造就的,但当我们问到老先生怎么看待这一生时,老先生只强调自己是历史的过渡人物,历史带来了这般曲曲折折的经历,历史给予了每一次人生的选择。

或许老先生的经历对我们来说太复杂,以至于会忽略了很多细节,但是当我们听到,老先生即使是在当锅炉工的时候,还是不忘研读德国的锅炉技术,自主学习另外几种不同的锅炉操作法,我们不由得肃然起敬。干一行,精一行,这便是老先生对待工作学习的态度,而不断学习的干劲带来了杨老今天的成就。

 

嫁给中国文学史的日子


       杨老现于广州大学进行中国文学史的教学,但他与中国文学史的渊源并非仅此而已。
       在基层实践中度过了十几年的杨老,为什么会在而立之年选择中国文学史的研究和教学方向?这不得不从杨老的导师谈起。
       老先生谈到导师时说,他的一生有两位导师,一位是现在山东大学的教授,还有一位是国学大师杨公骥。这两位导师对他的人生和学术都有很大的影响。原来,杨老研究秦汉文学一开始是为了继承导师杨公骥的衣钵,达成导师未完成的心愿。
       在读书时,杨老最欣赏的是导师杨公骥的追踪读书法:“学习研究犹如攻坚,攻坚城必须扫清外围,因为坚城与外围乃一整体,后者不破,前者难拔,学某一学科也必须兼通相邻学科,因为任何一个学科都不是孤立发展、独立存在的,都与其他学科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为此,在研读中国文学史之外,杨老还接触和研究了美术鉴赏,音乐,诗歌等,举一反三,把各学科融会贯通。
       时至今日,杨老的生活仍然与中国文学史紧紧相牵。继续研究中国史、参加各种学术论坛、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的评审等等许多的工作,使得杨老现在的生活非常充实。

 

教人教学问
     

  2008年,杨老离开大连,作为特聘教师来到了广州大学,担任人文学院硕士博士生导师。
        杨老说当时来广州大学没有太多的顾虑,广州大学是一个新兴学校,教学质量提高飞速,很有潜力。较之前他任教的曲阜大学,杨老说,那里的学生没有很多社团活动,更没有像我们的图书馆那样优良的学习环境。但是,曲阜学院的学习氛围浓厚,广大的学子们确实需要好好学习他们。

 说到此,杨老回忆起他当年读书的艰难,深深希望广大的学生们可以珍惜这优越的资源,“在平时多读书,多练习,多思考,不要浪费这么好的青春岁月。”言语间,我们听到了他的惋惜,每一个建议都是那么意味深长。
        他认为,教书,首先要教会学生如何做人,其次才是传授知识。这才是教育之道。
        现在,杨老的学生有当军官的、教授的、企业家的。但杨老说,其实,自己最希望教出的并不是有多杰出的人才,而是一个可以为社会和人民无私奉献的人。许多人在完成了所谓的梦想之后,便没有了奋斗方向,那是因为梦想不够远大。一个真正远大的目标,是值得人终身为之奋斗的。

四十四载漫漫育人路,六十四岁耕耘在讲坛 - 新闻中心 - 人文学院新闻中心


        当年广州大学校长庾建设第一次见到杨老时感叹说:“一见钟情,相见恨晚。”“他是一个学问好、人品更好的,值得尊敬的好老师。”课下,有同学这样评价:“在与学生朝夕相处时,杨老师时时以自己的行为言语、衣着打扮,自己观察世界,处理事物的方式方法,影响学生的思想,行无言之教。”杨老是个怎样的老师?我想这便是最好的见证。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